考前,友人:“听说只比六级难一点点,那不是稳稳当当。”

考后,友人:“麻痹。”

考试,卡点到场,不愧是我

透明的初秋,如同夏梦一般的海色,在第八遍双脚擅自带我到这里来时,我想我是时候找人寻求帮助了。并不是说情况突然恶化或是变得不可控,只是隐约有种预感,再这样下去的话,会抱着唯一的执念就那么死掉也说不定。虽然说死后的世界有诸多便利,但果然,不想临死前的遗言只能想到一句,「抱歉啊,就要这么超没出息地来见你了」。明美毕竟是个认真的家伙,如果真在这时候就逃去找她,绝对会被唠叨到不得不选择转世的吧。

就算是个大叔,这时候也要学高中生的样子把皮鞋脱掉,落日碎在海面碎成晃眼的红色,海水漫过脚踝的时候稍微有些心慌,低头看才发现不是血,只是透明的无害的液体,低于体温甚至称得上冰冷,是……

“……让人安心的温度,...

真的是,饶了我吧,像这样锻炼我的承受能力,是在怕世界末日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接受吗

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操蛋的事情

虽然说着救救我,但我也不是不知道最后还是会变成只有我向自己伸出手

我实在是 实在是

心跳好响

加油啊加油啊我自己

© 小梓重度黑研不足中 / Powered by LOFTER